野马汽车

富临集团12亿甩卖野马汽车 曾经的“川北首富”断臂求生?

2019年-02月-11日 15:02

  内容来源: 华尔街汽车报告“不把野马汽车做上市,我绝不退休!”2016年,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马汽车)内部将股改时,曾经的“川北首富”安治富对公司员工承诺。然而,天不遂人愿。

  “不把野马汽车做上市,我绝不退休!”2016年,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马汽车)内部将股改时,曾经的“川北首富”安治富对公司员工承诺。

  然而,天不遂人愿。在野马汽车连年巨亏下,安治富也只能甩掉这个“烫手”的山芋。近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信息显示,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82.50%股权正在公开转让,转让底价为12亿元,截止时间为1月22日。

  华尔街汽车报告(ID: wallstreetauto)从野马汽车内部人士处获悉,上述“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确为野马汽车,富临集团准备将野马汽车股权悉数出售。

  随着野马汽车股权将被出售,也意味着安治富的造车梦最终将破灭。客观上来讲,安治富本人曾对野马汽车的期望颇高,尽管其本人已经70多岁的高龄了,但是还是亲自上阵。“安(治富)董事长,多次吃住在厂子里,就是想把野马搞起来。”有知情人士透露称。

  不过,另一方面,自从野马汽车前身“四川汽车工业集团”在2002年被富临集团兼并之后,并没有明显起色,这也与富临集团战略决策失误有关。

  11月25日,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9.9亿股,即82.50%股权正式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转让。从本次被转让标的注册资本、股东结构判断,被转让正是野马汽车,而转让方为富临集团。

  “听说富临集团要转让野马汽车全部股权?”1月6日,华尔街汽车报告微信咨询了一下野马汽车内部人士。

  对于富临集团为何转让野马汽车,外界普遍分析称,一方面是由于野马汽车此次没有起色,另一方面富力集团本身的也情况也不佳。

  据披露,2017年,野马汽车实现营业收入20.46亿元,亏损3.85亿元;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21亿元,亏损3.63亿元。截止2018年10月末,野马汽车总资产45.5亿,总负债38.3亿,负债率为84.17%。

  2018年,野马汽车营收大幅下滑,但亏损却进一步扩大,已经压得富临集团“喘”不过气了。实际上,2015年野马汽车的日子还是有所起色的,但是随着新能源补贴的退潮,已经车市寒冬的到来,自身实力不强的野马汽车最终也就原形毕露了。

  2015年12月,,野马汽车销量5495辆,同比增长436.1%;2015年销量40783辆,同比增长230.9%,增速仅次于东风英菲尼迪、上汽大通,位列乘用车榜第三位。

  这也导致安治富自信满满,2016年公司推行员工持股计划,他“拍胸脯”保证一定要报野马汽车做上市,并夸下海口称,“2018年,野马汽车目标产销量做到12万辆以上,电动车做到1万辆以上。3-5年内,把野马汽车做成中国自主品牌的前五。”

  2018年1-11月,野马汽车销量仅为31882辆,这样惨淡的销量已不及其他领先车企单月的销量了。2018年11月,国产SUV的哈弗H6单月销量就达到了53743辆。

  2016年,美国汽车巨头福特因为“野马”商标而与野马汽车打官司,最终,福特败诉,赔付野马汽车100万元。

  不过,争取到“野马”商标,仅仅两年后,野马汽车就落得卖身的命运。虽然,目前野马汽车“糟点”颇多,但是作为四川唯一的本土车企,其多年积攒下的“全牌照”,被外界广泛觊觎。

  “同时具备底盘、新能源及传统能源乘用车(含轿车、SUV、MPV等)、客车、专用车等完整生产资质。”野马汽车官方介绍称,

  据华尔街汽车报告了解,目前已经有多家意向方对野马汽车感兴趣。不过,野马汽车内部人士并未透露,有哪些具体的意向方。

  在华尔街汽车报告看来,接盘方无非是其他“老牌”车企,要么就是造车新势力,但是无论是哪个车企接盘,“野马”这一三十年的老品牌还有必要保留吗?

  作为一家存在30年的老牌车企,野马汽车曾在上世纪90年代风光无限,是当时的国家免检品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5周年四川省进京推荐产品。但在合资、进口的大潮冲击下,这匹“野马”在富临集团的掌控下,不仅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还落得再次被甩卖的境地。

  这其中,另一个重要原因与富临集团近年自身陷入有关。原本,富临集团旗下拥有富临运业和富临精工两家上市公司。2016年,安治富还曾对外称,“时至今日,我的两个上市公司股市的股份一股都没卖出,因为我把公司做上市不是为了变现套钱,而是为了规范公司,是让跟着我的员工有盼头有干劲。”

  然后,2018年下半年,安治富就将旗下富临运业控制权转让给山东的一位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