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菱汽车

新权力分配格局未必能推行 日产雷诺三菱汽车联盟存撕裂风险

2019年-01月-18日 13:53

  凤凰网汽车讯 据德国汽车周刊报道,戈恩被捕之后,日产、雷诺和三菱汽车联盟陷入无领导状态。日产表示,要在联盟中获取更多的权力,雷诺和三菱也各自有想法。

  自从戈恩被捕,汽车联盟就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日产首先发声呼吁在汽车联盟内部建立新的秩序以及权力分配机制。日产要求在新秩序中获得更多的权力分配。

  日产轿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要求在汽车联盟内部获得更多的决策影响权。作为戈恩曾经的得意干将与亲密战友,在戈恩被捕之后,西川广人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推动后戈恩时代的形成和发展。戈恩被捕仅三天之后,日产就将戈恩从董事会主席的职位上撤换了下来。几天之后,三菱也解除了戈恩的职务。

  据日媒报道,西川广人在近日与员工的一次会议上指出,汽车联盟内部的权力分配机制并不合理。事实上,日产确实是对汽车联盟贡献最大的一方。汽车联盟赢利的大部分是日产带来的,同时,日常还为雷诺贡献了一半的净利润。日产乘用车高管早就呼吁要雷诺放弃在汽车联盟中的统治地位,并且要降低雷诺对日产的持股比例,从现在的43.4%降低到25%。此外,日产还要求把目前日产董事会成员中的法国人换成日本人。

  戴姆勒也被卷入了汽车联盟内部的权力之争。从2010年开始,戴姆勒分别在雷诺和日产占股3.1%。雷诺和日产也各自持有1.55%的戴姆勒股份。从戈恩被捕以来,戴姆勒未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三菱汽车总经理则相反明确表态,认为戈恩失去了日产的信任,也辜负了三菱。

  与日产和三菱明确谴责的态度不同,雷诺一直没有公开对戈恩发表负面评论。在戈恩被捕十天之后,他还继续担任着雷诺的董事局主席一职。法国财政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对媒体说道,“我们对日产针对戈恩的负面言论不知情。”勒梅尔代表法国政府管理政府持有的15%雷诺股份。他表示希望汽车联盟能继续存在下去,并且继续由雷诺派人管理。勒梅尔说道,“雷诺和日产互相持股的状态不应该被改变。”

  据称,三家汽车制造商的高层之间已经对汽车联盟是否应该继续存在进行了讨论。有人明确支持联盟,也有人反对。

  汽车联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9年,当年日产和雷诺组成战略联盟。2016年,三菱也加入其中。2017年,汽车联盟三家汽车制造商一共售出超过1060万台汽车,是汽车界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支持汽车联盟继续存在的论据是:在研发、采购和生产方面,汽车联盟的成员企业一共可以节省数十亿美金的支出。汽车联盟发布的营业报告显示,仅在2017年,成本节约就高达57亿欧元。预计到2022年,汽车联盟的品牌价值将提升到1000亿欧元。三家制造商还共享平台,由此可以节省百分之四十的研发成本和百分之三十的采购成本。此外,汽车联盟内部还共享生产基地。自2017年以来,日产利用雷诺位于法国弗林斯的生产基地用于生产新的Micra车型。

  而反对汽车联盟的一方则认为,协同效应和成本节约只存在于纸面上。在实际的合作过程中因为摩擦和冲突造成了不少损失,而协同效应则远远低于预期。其次,联盟内部三家企业之间的相互竞争也导致合作不是那么愉快。每个品牌都希望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是在合作中会产生冲突的根本原因。而汽车联盟的分量分配也不均匀。雷诺认为日产持股太多,日产觉得法国政府在雷诺持有的15%股份很碍事。并且三家制造商在研发和规划方面的目标不尽相同,许多联合开展的项目非常糟糕。

  支持方和反对方各执一词,预计争论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汽车联盟是否能继续存在并且更重要的是良好的运作下去,取决于很多因素。三家参与公司的态度、市场竞争格局、甚至日产和戈恩本人案件的审理情况等等。

  汪成章是这个偏远山村唯一的医生。47年来,他走遍山村的每一个角落给村民看病,平均每年磨坏5双鞋,用双脚走出了坊家山村1200多位村民的健康之路。

  2018年12月7日,第61届格莱美提名揭晓,四大通类奖项中,Gaga凭借电影《一个明星的诞生》插曲《Shallow》入围了年度制作和年度歌曲。

  12月5日,心血管领域顶级期刊《European Heart Journal》发表了一篇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学者参与的学术论文。研究称,睡眠时间不足和过长都会增加心血管疾病和死亡风险,且后者的影响更为显著。

  12月8日凌晨2时23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嫦娥四号探测器,开启了月球探测的新旅程。嫦娥四号探测器后续将经历地月转移、近月制动、环月飞行,最终实现人类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

  为吸引眼球,寻求精神刺激,青年孙某连续两天晚上无证驾车在山东省栖霞市文化广场内炫技漂移。今天,栖霞市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孙某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